<address id="jfrh9"><form id="jfrh9"></form></address>

          <address id="jfrh9"><nobr id="jfrh9"><nobr id="jfrh9"></nobr></nobr></address>

            <form id="jfrh9"></form>

            <address id="jfrh9"></address>

                <form id="jfrh9"><nobr id="jfrh9"></nobr></form>
                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育教学论文代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写和毕业论文代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戏剧表演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巧系包袱锁情怀

                作者: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8/6/27 10:56:52

                  艺术是人类以自身美学理念观照世界的社会意识形态活动,同时,也是人类的文化生产活动。人类以艺术活动认知世界,又以艺术审美运动改造人类文明本身,德国学者格罗塞《艺术的起源》介绍的澳洲土著树皮图画,①英国学者马林汉诺夫《神圣的性生活—— 来自土著部落的报告》介绍的西北美拉尼西亚土著的美巫术,②都是田野调查得到的例证。人类艺术以存在形态划分,可分为三大门类,空间艺术、时间艺术、时空艺术。③每种门类艺术生成自身审美机制,德国学者拉辛在美学著作《拉奥孔》解释了“为什么拉奥孔在雕塑中不哀号,却在诗歌中哀号”这个艺术门类本体表现的区别。④本文研究曲艺艺术管理使命,以剖析苏州弹词为例,讨论曲艺的曲种本体属性及其曲种发展内在的美学驱动和美学约束。
                  一、苏州弹词的曲种样式本性
                  苏州弹词与苏州评话合称为苏州评弹。事实上,苏州弹词在艺术形态、艺术内部建构和艺术要素历史流变上都是一种独立的曲种样式,其历史可追溯至宋元诸宫调、陶真、江南民间小曲等。赵景深教授曾著《弹词研究》表示“我认为弹词的直接的渊源该是宋、金元的诸宫调”。⑤苏州弹词表演方式有单人(称为单档)、俩人(称为双档)、三人(称为三个档)。演唱时,艺人口语讲述故事,间操三弦、琵琶、月琴、二胡、阮革或铃铛伴奏声腔。当今的苏州弹词,由文学唱本和书坛演艺两个系统构成,弹词唱本的文学结构要素,有诗词小令、故事记述、时事新闻等,也有艺人精心设计的戏谑笑料。这些文学要素来自古典小说、古代戏曲、民间传说、大众传媒的新闻报道等,被艺人或文人墨客编制成唱本。现有的苏州弹词书目篇幅长短不一,但大部分是中长篇作品,如弹词《三笑》《珍珠塔》《玉蜻蜓》等,其中,有些传统书目曲本,已有近二百年的历史了。
                  苏州弹词是讲唱艺术,以口语叙说和声腔歌咏讲唱人间悲欢离合故事。有说有唱,声情并茂,是苏州弹词的艺术特征!睹颉吩唬“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⑥以此看苏州弹词,其艺术本性已经溢出简单的话语故事,蕴含了更多的艺术内涵。激越的艺术情怀,经典的苏州弹词开篇《新木兰辞》就是明证。苏州弹词说唱相间,有些长篇书目,唱篇几乎占全书一半篇幅。更甚者,已经在说白部分交代明白的事情,在弹唱部分会被再三重复。如《珍珠塔》中方卿二进花园故事中丫鬟采萍 “妆台报喜”所唱的“七十二个他”,其唱词重重叠叠地复沓,居然成为经久不衰的艺术佳品。苏州弹词《玉蜻蜓》中,金贵生遗腹子徐元宰前往虎丘法华庵去庵堂认母被拒,元宰与生母智贞师太隔门深情对唱,至今仍在听众中深度回味。数百年历史发展使苏州弹词审美态势倾向于声腔咏叹,其艺术美也从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滑向艺术情调的委婉优美。苏州弹词发展后期,声腔流派层出不穷,抒情咏唱成为其主要欣赏对象。陈汝衡教授概括说,“与之(评话)对待者为弹词,其故事以弹唱式演出之,佐以三弦及琵琶等乐器。有时理弦而唱,有时歇指道白,或一人,或二人皆可。又自说书内容别之,评话所述者,多属英雄义士之行事,以及历史上兴废战争之类,顾亦称开讲。弹词所演者,不外才子佳人之艳遇,春花秋月之心情,其必藉音乐以传神,理有固然矣。”⑦由此可见,晚清的近代苏州弹词文学已经是种抒情文艺了。
                  应该看到,在苏州弹词的发展中,其文学故事系统与声腔弹唱系统交互渗透,导致文学故事甚至文学人物抒情化,也导致声腔演艺的抒情化,两厢交互,使苏州弹词成为一种抒情的曲艺形式。在苏州弹词流传中,情感人物、情感故事、情感声腔是主要的流播成分。当苏州弹词文学几乎尽力聚焦纯粹的情感故事后,弹词文学特性不仅仅生成浪漫抒情的文学题材,也生成了曲种浪漫抒情的审美特性,积淀了苏州弹词特定的美学范畴。
                  二、苏州弹词的审美原则―― 优美诙谐
                  在艺术美学中,主要美学现象分为优美、崇高、悲剧、喜剧(诙谐)四大类。王朝闻认为,“崇高和优美都是美,却是两种不同形态的美。优美与崇高是客体与主体的矛盾在事物中呈现的两种客观状态。优美作为美的一般形态,侧重于展示客体与主体在实践中经由矛盾对立达到统一、平衡、和谐的状态。”⑧苏州评弹美学是对矛盾且均衡的组合,苏州评话更多体现崇高或悲剧,如长篇苏州评话《岳飞传》《水浒》《七侠五义》等,苏州弹词则倾向优美和诙谐,如长篇弹词《珍珠塔》《三笑》《玉蜻蜓》《啼笑因缘》等。陈云曾说,“戏和书不同,苦戏看三个小时可以,以悲剧结束的中篇书,听二三个小时,也还可以。就是长篇书不行,不能连听七八天尽是好人倒霉。”⑨陈云在强调要以革命乐观精神设计长篇弹词故事的美学表现框架的同时,其艺术见解触及了苏州弹词发展的美学驱动机制。
                  苏州弹词能在江南地区流布甚广,主要原因是为听众提供了别裁别趣的优美、细密、诙谐、幽默等人伦生活的审美体验。几乎所有苏州弹词书目都在故事情节、人物性格、关子设置等要素上顺着优美、细密、诙谐、幽默的审美路径走,由此生成苏州弹词艺术精进的内在路径。这是苏州弹词艺术美学的自觉,如弹词《描金凤》中钱志节、汪宣、徐惠兰、钱玉翠之间的婚约冲突,《玉蜻蜓》中豪门金张氏、苏州市郊法华庵智贞师太、退休苏州府徐上珍之间夺嫡之争,《西厢记》崔、张爱情波折的精心设计铺排,等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诞生的以弹词为主体结构的中篇评弹,如《老地!贰读殖濉贰堵嗲唷贰度饲柯碜场贰墩媲榧僖狻,也是按着伦理情长的审美路径走。一个突出案例,中篇评弹《林冲》竟然诞生蒋调“酒楼上”,张调“误责贞娘”,陈调“林冲踏雪”等数个苏州弹词名段,至今流布远远广于原本中篇作品的故事情节。
                  苏州弹词文学关注其故事和艺术人物的人伦情怀,如爱情、亲情、私情、偷情、妒情、深情、伤情、悲情、调情等,并在这些情感中辟出“理、味、趣、奇、细”的境界,其作品审美自然而然趋于细密、优美、诙谐,其优美诙谐的美学取向也就自然生成。
                  不可否认,苏州弹词的声腔咏叹,是其开发优美美学境域的主要工具。现存的早期弹词唱本里,唱词是主要的,叙事在其次,弹词故事内容主要靠唱词推进,现存早期或古弹词唱本都以记录弹词唱词为主。这说明在历史流变中,苏州弹词的主体故事听客大体是通熟的,老听客主要欣赏艺人的歌咏弹唱。艺人學习弹词艺术,主要精力在于记述诗词化的唱篇。唱篇是苏州弹词书目中不可或缺的文学部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形成的中篇弹词作品中,唱篇不会少于篇幅的四分之一。以唱为重,是弹词文学本性使然,这已成为苏州弹词艺术成熟的机制,也是其美学发达的机制。陈云就讲过他欣赏评弹的感受,“我听了《沉香扇》,情节和结构是粗糙的,但为什么还有人要听呢?据我的分析,有人要听,是欣赏唱,因为它的唱篇占百分之四十。”⑩古籍《尚书·尧典》有记,“诗言志,歌永言”,?文学音乐伴生发展,成为苏州弹词艺术的曲种属性。苏州弹词的艺术管理,应该遵循这个根本性的艺术发展原则。总体看来,苏州弹词的审美范畴与文学艺术表现范畴高度一致。几乎所有艺术实践成果都表明,苏州弹词从书目到表演,其美学范畴大体都植根在优美和喜剧范畴!∩酵坊ü,是一种介于曲艺和民间小戏之间的民间艺术。它源自凤阳花鼓,盛行于清末民国时期,因传承于邹城市亚圣孟子林所在的山头村而得名。山头花鼓使用方言说唱,主要伴奏乐器为花鼓和梆子,间或有大锣、小锣、钹、铙等,无丝竹管弦乐器伴奏。简便时,一人挎花鼓就可沿街卖唱。大多数时候两人搭班,简单扮成男女二人,打鼓打梆子或小锣,一人多角地演唱。
                  山头花鼓剧目题材广泛,多以诙谐幽默的手法描写现实生活,表达广大民众追求自由平等、向往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打犁铧》便是代表作之一!洞蚶珙肺酵坊ü囊杖思葱舜醋鞯挠哪泶潭叹,曾在1956 年获济宁地区文艺汇演第一名。该作品讲述的是地主婆李秀花对雇用的小工“没搭撒”十分苛刻,导致没搭撒消极怠工搞破坏。李秀花本想狠狠地教训他,结果没想到没搭撒巧言巧语讥诮回应,在嬉笑怒骂中一步步揭开李秀花的丑陋嘴脸,极具讽刺意味。
                  《打犁铧》首先让小工“没搭撒”以反面人物出场。“我的名字没搭撒,提起来干活最会磨滑。俺东家叫我去耕地,我一天撅了八只犁铧。俺东家叫我去耪地,我耪掉了谷子把草留下。俺东家叫我去耩地,我把三个耧斗眼都锥煞。俺东家叫我抱柴禾,我柴禾院里把火发……”刚一开场,没搭撒就以干活会磨滑标榜。这还不算,没搭撒又“踩着鼻子上天”要会会女东家,“今天掌柜的没在家,我会会俺的女东家”。然后“厚颜无耻”地跑到香台子跟前祈祷,“老天爷你好歹给我点病,别叫我送了命……叫我发疟子!一年三百六十天,叫我发三百五十九场。怎么还留下一天不发?那天是年三十,留着那天吃王八孙子家一顿‘鳖食’”。从消极怠工到祈求生病,没搭撒洋洋得意地唱了七件自己做的“坏事”。在一件件“坏事”中,一个偷奸;、好吃懶做的“丑陋”形象活灵活现地展现在听众面前,一下子吊起了听众的胃口—— 这么坏的小工主人该怎么收拾他呢?这小子将会有一个怎么的下场呢?
                  正在观众为没搭撒捏把汗之时,地主婆李秀花听到了没搭撒的祈祷声。“俺的个做活的气死奴家!那一天俺叫他去耕地,屙血的,他一天撅了俺八个犁铧……”李秀花从“撅犁铧”开始,换个人称和韵辙重复唱起,奚落没搭撒做的“坏事”。整个过程,没用一句关于人物长相、神态的描述,没搭撒的“丑陋”形象得以进一步刻画,甚至到了该“千刀刮万刀劈”的地步,吸引着听众迫不及待地要知道没搭撒的下场。责怪没搭撒的“坏”,心疼自家的生产工具、生活资料,这是节俭贤惠持家的表现,李秀花这一地主婆顺理成章地以“正面人物出场”?此撇痪饧涞拇砦怀龀,为下一步抖包袱巧妙地埋下伏笔。
                  不明就里的听众,很容易想当然地把《打犁铧》当作斗嘴幽默剧。人物出场后,按照常理发展,没搭撒与李秀花之间将有一场幽默滑稽、插科打诨的“唇枪舌战”。但是艺人们,逆常理而上,不紧不慢地抖出精心准备的包袱,让剧情跌宕起伏,把为听众误解的幽默剧慢慢升级为讽刺喜剧。
                  李秀花一句“小搭撒,你干什么,骂的谁?”听众心里再次紧张开来—— 好你个小懒汉,怠工也就罢了,还盼望自己生病偷懒,盼望能偷懒也就罢了,还骂东家,看样子得吃不了兜着走—— 矛盾的高潮即将掀起,“战争”一触即发。“一张口来怒气发,出言叫声小搭撒,那天我叫你去耕地,你一天撅了俺八个犁铧!”在农业生产中,犁铧是非常重要的生产工具,使坏一个就心疼,何况一天撅坏八个,是可忍孰不可忍。李秀花咬牙切齿,进一步数落着没搭撒,大有拼个你死我活之势。这时候,同为劳动人民的听众的情感一下子涌向与生产息息相关的犁铧上,甚至暂时忘记了李秀花的地主婆身份。
                  而没搭撒沉着应战,巧言反击,开门见山地指出,撅犁铧的原因是李秀花见没搭撒闲着天天白吃饭,心里难受,就逼迫他腊月里去耕地。“人家耕地得等开了春,出了二月,地里化透了冻,再耕地去。你看着正月里没事,做活的在家里蹲着。”没搭撒:“做活的不由东,累死也无功”,言外之意,东家你不遵守节气、违背时令,非叫我天寒地冻的时候去耕地,地硬撅了犁铧怎能怨俺?一个小高潮迅速掀起,听众恍然大悟。李秀花不依不饶,“你吃犁铧呢?”没搭撒针锋相对:“我也纳闷呀!这是怎么回事?拿个镢刨刨。”这一刨不要紧,原来地里被人埋了石墩子,“怨你不行好,”得罪人太多,人家在你家地里埋个石墩子故意报复。
                  李秀花依然觉得,就算撅坏八个犁铧不怨你,但下边的事总得怨你,“那天我叫你耩地去,你把三耧斗眼都堵死了!”耩地是典型的鲁南方言,耧子是一种古老的农用播种工具,上边是斗,下面是镂空的三条腿,斗与腿连着,种子放在斗里,用人力或畜力拉着均匀播种,这个过程叫耩地。“堵死耧斗眼还下种?你毁了俺一块地,耽误了一季子庄稼,这是你的错吧?”听众刚刚放松的心情又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地主婆千错万错,你没搭撒也不该耽误一季收成—— 这次看你怎么解释?没搭撒依然不慌不忙娓娓道来,把李秀花一共给了“一茶盅”芝麻种还想把一亩八分地播种稠一点的小家子气形象和盘托出,最后用李秀花的原话“要是;乩锤愠粗ヂ檠纬”,进行反唇相讥。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多大一块地,给二两种子,还想禾苗稠一点,即使不堵死耧眼,这点芝麻种也育不了多少苗。没搭撒的一番话,又一个包袱抖开,这无疑相当于往长江里打个鸡蛋就想让全国人民都喝上鸡蛋汤,滑稽至极,令人捧腹。
                  李秀花气急败坏,不想轻易败下阵来,继续责难没搭撒的“耪谷苗”“烧柴堆”“砸水缸”“刨牛尾巴”“逮蝎子给孩子玩”等过错。没搭撒不卑不亢,机智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把“坏事”的主要原因全部归结为李秀花“天不亮就让下地”“见不得人闲着”等吝啬小气、刻薄奸诈上来,拐弯抹角地骂李秀花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李秀花被捉弄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剧情发展到这儿,社会底层劳动人民在强权重压下的不堪生活也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孰是孰非昭然若揭。
                  特别是到了最后,没搭撒连被克扣的工钱也不要了,“别说你家不要我,哪个龟孙还在你家”,进一步塑造了不畏强权,奋力与剥削阶级作斗争的底层劳动人民形象。由此可见,没搭撒的懒散与怠工之“丑”是反压迫的大智慧,李秀花的节俭与惜物之“美”是下三滥的小伎俩。在智慧和伎俩的对峙下,没搭撒的形象由假丑升华为真美,李秀花的形象由假美跌落为真丑。包袱层层解开,如数抖出,丑美实现逆向转换,《打犁铧》的人物、情节等喜剧意蕴全部爆发出来。听众的情感也彻底开始反转,对没搭撒由憎到悯,对李秀花由怜到恨,在哈哈大笑中收获意想不到的愉悦,体味更富寓意的五味杂陈。
                  由此可见,技艺高超的艺人总能够把生活中的真实故事进行夸张性地创作,寓真于假、寓美于丑,系好扣子、包好包袱。一旦时机成熟,一下子把审美愉悦抖落出来,鞭挞假恶丑,讴歌真善美,让人措不及防地解气大笑,进而体现深刻的社会现实关怀和美好理想追求。如果说正向的审美给人的启发是“应当如此”,而曲艺喜剧美给人的启发似可以让观众在更加鲜明的二元对立中阐发“原来如此”的悟感和在喜剧矛盾冲突中产生“不当如此”的坚定信念。就此而论,也许曲艺喜剧在“审美”之上更有“感人”之处,这感,可以是美感,也可以是丑感、痛感、怒感等等,而不论什么“感”,只要能同时给人以人生的启迪,社会文明精神的滋育,就具有值得肯定的文学价值。

                相关文章
                时时彩平台上|官网_首页